交往滿一年Luis求婚,交往的第二年就在準備婚禮跟新居裝潢度過。
這兩年期間我們唯一爭吵的事情是因為結婚禮俗,不過也不到大吵。除此之外完全沒有爭吵過。
結婚後第一年因為我們都希望先不要有孩子,所以過了一段蜜月期。
第二年到第三年開始浮現問題

1.興趣個性大相徑庭
我是一個朋友聚會多、愛喝酒、愛旅行的人,我除了本業外,有自己的婚禮設計工作室,所以如果本業下班或假日在家也都是忙設計的事情,平常會安排健身、學韓文、自己買線上課程進修設計、練習拍商品照。
Luis一年大約跟朋友聚會1-2次,不太會喝酒、愛旅行但是喜歡去的國家跟我的交集很少,我們愛吃的東西更是逼近空集合。
他下班跟假日就坐在他的寶座打電動、看歷史劇或動畫、跟鄉民在政黑版吵架。簡單說我們都是各自做各自的事。
也偶爾會有幾次先生陪我參加聚會、去酒吧喝酒、或到處逛逛,但很明顯我看得出他就是「陪」,不是因為他想做這些事。
我曾經跟他說與其你陪我,倒不如你就在家做想做的事比較舒服啊?
他總是跟我說「我覺得老婆做的事都很有趣,而且我想看的就是開心的妳。」
後來我開始把自己的行程做彈性的安排,讓自己有耍廢的時間(也是因為身體變得不好)
我耍廢的時候就會觀察Luis在幹嘛,跟他一起看動畫、陪他跟鄉民吵架
這樣的時刻我就明白了他對我說的話,「陪」又怎麼樣?重點是能夠看到另一半可愛的一面自己心裡會覺得很滿足。

我的個性非常衝動,經常因為自己魯莽而咒罵自己去鼠一鼠XD
Luis個性相當溫和,無論遇到什麼狀況都能沉得住氣
這樣的他總是能在我身旁做溫柔的指引,我覺得他很像一座湖,寧靜不起波瀾。

2.我本身對生子沒有太多想法
因為我不認為生子是我結婚的必要目的,我也能抵擋得住我身旁的人的任何形式的關心。
Luis比較在意,因為他人生的藍圖是有一個自己的家庭,安穩過著小日子
加上我婚後有一陣子確實有延續我婚前的想法準備留學。
這件事情讓Luis非常難過,可是他前期都不表達自己的看法。
後來某一天他說:「如果妳真的準備好要出國了,那也是我該離開的時候。」
我當下很震驚,我請他明確說出自己的想法。
他告訴我,他之所以想跟我結婚就是為了可以跟我膩在一起一輩子,就算我們經常各做各的事,但還是一起生活。如果我出國了,那他覺得自己好像被拋棄,也會覺得是不是因為他,我才沒有辦法好好準備出國唸書。如果因為顧慮到他而導致我不快樂,他會覺得是自己的錯,會想要離開我。
我把這段話放在心上想了一陣子。
我自己評估過後,找了Luis好好坐下來談。
我們達成的協議是我每年會有幾趟獨自出國的額度,然後我換了自己想要的車,也是另一種形式的圓夢。

我對生孩子比較沒有想法主要是因為我不希望自己多了母親這個身份後,反而變得透明,沒有了自己。這也是我的課題,如何面對社會角色衝突卻還是能保有自信,但願我能夠完成這個課題。

3.逃避爭吵不如轉身一起坐下面對
Luis曾經跟我說過:「有的時候我也想表達我對妳的不滿,可是妳總有那些看似理直氣壯的說法,而我也會覺得說不過妳所以就覺得那我忍一下就沒事了,但久了我只想要逃避。」
我當下真的再度覺得我該去鼠一鼠!!! 怎麼會讓這麼愛自己的人感到委屈
後來我們制定了幾個規則,有點類似月薪嬌妻裡頭平匡跟美栗的婚姻共同經營者會議記錄,像是—
明確指出對方讓自己不開心的狀況時,自己也要幫對方想個調整的方式
聽到對方對自己有意見的時候不要先回嘴,可以暫時到別的地方冷靜
因為誤會而產生紛爭的時候,雙方一起寫下自己當時內心的想法,再共同比對找出誤會的癥結點,然後條列出對方不喜歡聽到的語氣或是字詞,自己要記起來。
回到家看到對方要先抱抱、必備早安晚安吻,挑幾件職場的事情跟對方分享。
曾經有朋友問我遵守這些規則不累嗎,我跟朋友說:「把一件事情做好本來就要付出努力、本來就不輕鬆。愛一個人要練習,讓心愛的人幸福也需要練習。」
這一年我們大致上都有依照規則過日子,我覺得Luis已經成為我整個人的部分,要做什麼決定前我都會自動衡量他的感受
也越能沉得住氣理性思考。

以前我以為完美伴侶要像一幅完整的拼圖,沒有任何空隙。
現階段我會分享紀伯倫的詩:
「彼此相愛,但不要讓愛成為枷鎖,讓愛像是你倆靈魂海岸之間流動的海洋;斟滿彼此的杯子,但不要同飲一杯;彼此餵食麵包,但不要同吃一塊;一起唱歌舞蹈,快樂逍遙,但也要各自獨處保有自我。好比魯特琴的琴弦,雖因同一首樂曲振動,卻是各自獨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