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新年在京都。
依舊在2018年底拍了年度紀念照。
要出發前的聖誕夜,Luis寫了張卡片,內容仍然是感謝我的愛與包容
但我卻總覺得這句話不該由他書寫。
好幾年來都是他負責了我的生活要事,我就這樣傻傻地什麼都不會也能擁有目前這樣愜意的生活
(是真的很不會到難得煮飯還被鄰居打電話投訴抗議煙太大)

生活是出遊也是,我常跟大家說我是跟Luis的團而非自助,只要把腦袋手機護照拿出門就可以出國玩。

記得剛開始在一起的時候我說伴侶之間總要妥協,他義正嚴辭地說:「妥協代表委屈,但真正有愛的伴侶應該是同理對方而願意包容」

即將迎來皮婚,代表我們經歷試煉,開始產生韌性。

跨年在知恩院排隊時,整整兩個小時我們都在談職場與事業上的大小事,任何事都認真的Luis,今年職場表現一樣精彩受器用,我打從心裡感到驕傲:)
更感謝Luis支持我的事業,願我們每日順心依舊相互扶持,說說笑笑過著平靜的小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