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柔的Luis除了之前提到的特殊狀況,總是不對我說出:不准、不可以的字眼
若是他想阻止我的行為,通常都會用很迂迴的方式表現出來

今天我們依舊在工作的空檔傳line閒談。
Luis:今天也好忙,豪辛苦喔
Irene:我今天也是,超誇張的累到講課一度眼前灰濛濛
Luis:那老婆還要去健身房?
Irene:嗯啊現在還好了,反正健身完走去跟朋友唱歌

直到我下班正準備要走出辦公室,Luis突然傳來訊息:
「我把事情都趕完了請了補休,我再五分鐘到學校門口接老婆,妳車子放學校吧,回家休息,時間到了我載老婆去唱歌」
我當下就知道他真的不希望我身體疲累還去運動,只好回應我明白了。
上車時我問他:你補休不是剩沒多少嗎?那你怎麼跟主管講的
Luis:我就說我擔心我太太的身體狀況,我必須趕去親自載她
(他主管會不會以為我是昏倒在地上……)

和朋友的唱歌聚會結束後,Luis親自來接我
回程時我對他說:真是抱歉結果還讓你用到補休,今天晚上也沒有在家陪你
Luis:還好耶,我在家就一樣打電動洗衣服阿。老婆工作也很辛苦,載老婆回家休息就是重要的事~
看到妳跟朋友在一起很開心那我也開心,老婆每天都要健康快樂喔

王牌大律師裏頭,古美門曾經說過一段話,大意是每個人都有想要藉由結婚而達成某些目的,理由各有不同,沒有對錯。
Luis曾經很直接了當地說:因為想要每天都可以跟老婆膩在一起所以想要結婚,給老婆一個實至名歸的家。
起初我心中想著:這是用結婚契約來限制我的自由嗎
經由婚後一年多的相處,我才體悟–
「一想到有個永遠把我擺在第一順位的人在等我,每天踏出家門的那刻,就是期待回家的倒數計時開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