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rene家的小孩(其實也就我跟我妹),從小就被耳提面命不能哭,就算想哭也要躲起來。
偏偏我們姊妹倆都愛哭鬼……所以很常躲起來偷哭。

記得哆啦A夢裡頭有一集「大雄的結婚前夕」
裏頭有一段是靜香的父親和靜香的對話。
大意是爸爸很開心靜香要跟大雄結婚,而靜香的成長過程就是留給爸媽最好的禮物。
這一集總令我感動不已。Luis也是,交往的時候我們兩個一起看這一段看到抱著哭。

結婚前一天我很忙。
我的爸爸可能也早就預料到那一晚無法向我說上幾句話。
因此他選在更早一點的某天,從台北回來
回家時照慣例我們去買酒。
爸爸忽然說:叫Luis也來吧。 我跟他好好喝一杯
媽媽在旁直說:人家不喝酒你幹嘛找人家來?你們父女喝就好啊! 每次不是買一箱就是買一大瓶,你們血液裡面有一半是酒吧!

我只好傳line給Luis,請他搭公車來我們家吃晚餐,喝完酒後搭計程車回去

接近滴酒不沾的Luis就這樣來到我們家。

喝酒之間爸爸也不強迫Luis喝(但一直催我酒……)
大致上就是聊聊Luis工作上的狀況。
或是聽我抱怨我的瑣事、聊爸爸的工作
後來整隻威雀都喝完了,爸爸看著Luis說:
「全世界的人都會告訴你我女兒脾氣硬直,其實我也這樣覺得。但有甚麼事都好好講,你也可以打給我,她做不好讓我來修理她就可以了。自己的小孩我自己處理」

我跟Luis相視而笑,Luis認真地回應爸爸:「我從來都是好好與她溝通的,大致上都相處得很融洽,謝謝伯父的關心」
Luis說的倒是真的。和他相處這幾年以來,日常生活中根本沒甚麼吵架的契機,漸漸地連吵架功能都廢掉了(我自己是覺得惋惜)

走出家門送Luis坐上計程車後,爸爸轉頭對我說:
「爸爸知道你們個性南轅北轍,妳之前也有表現出妳的不習慣,但婚姻生活就是平淡如水。
Luis是個很好的對象,我指的很好不是所謂的名門望族,而是個性溫和沉穩肯溝通、能夠保證妳的生活無虞,讓妳婚後過得更開心更自由。
婚姻沒有甚麼特別之處,都是在過日子。
既然是過日子,認真平穩最重要。
妳開心,爸爸就開心;妳不開心,爸爸隨時都會聽妳說。
妳本來就是這個家的孩子,妳一輩子都有資格隨時回家。」

我低著頭無聲地偷哭了起來。

爸爸這次沒斥責我不要哭,而是摸摸我的頭說:
「走吧我們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