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的520我們皆處於早起趕場的忙碌狀態
Luis為了一年一度的預約登記大日,要前往戶政事務所加班

忙到下午回到家後,Luis說:「晚上要不要去旱溪夜市呢?要的話,在這之前我想先去樂成宮」
途中我見他開啟了手機的導航,才想到他並未去過這座廟宇,為什麼會說要帶我去呢?

抵達樂成宮後,
伴著裊裊香煙我們一路遵從指示路線手持炷香不停地供拜,
輪到月老殿,Luis走向香油錢箱並塞了些鈔票和我說:「我們都沒有來還願,今天總算來了。」
我困惑地問:「你應該沒來過吧?」
Luis平靜地對著我說:「是呀,但感謝樂成宮月老,所以我們結婚了呢」

遇見Luis之前的半年間,我處在渾沌的生活狀態,身心俱疲得過一天算一天,家人朋友紛紛看不下去,講重話的也有,半強迫我看醫生的也有。
某天妹妹說一起去樂成宮走走吧,於是順道拜了月老。
第一次拜月老覺得很新鮮,而當下我只祈求能擁有自在無慮的寧靜生活。

之後又過了一週,我遇見了Luis。
再過了兩週,他提出以結婚為前提的交往,
我答應了。

至此,以陌生人的身分,進化到情人與配偶
我們用盡了力氣衝刺,耗時兩年半達成進度。

憶起新婚時,看著網路上有女性們發表揪團拜月老的狀態,Luis臉皺在一起望向我說:「最好是拜個月老就會遇到好老公」
我偏著頭淡淡回應:「喔,我呀,我去了之後隔週就認識你。」
從此Luis再也不評論全世界的女性拜月老這回事。

我以為長年認真吞嚥的文字們會反饋成雋永的篇章好讓我在特別的日子獻上,
但平靜的小日子過慣了,回家的路上卻也只說得出:有你真好,我愛你